推荐商品
  • Pba 淘宝网最热美容护肤品牌
  • 每一秒都在燃烧你的脂肪 健康瘦身
  • 健康绿色减肥 就是这样轻松!
  • 时尚内衣 塑造完美身形!
  • 麦包包 周年庆典包包折扣
  • 祛斑美白 不再做个灰脸婆
正版 包邮 折枝 古风大神级作家困倚危楼超人气经典小说《折枝》畅销青春文学 长篇小说 正版书籍
  • 市场价格:30
  • 促销价格:30
  • 商品编码:534604296906
  • 商品分类:困倚危楼
  • 商品所在地:北京
  • 商品来源:天猫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6-03 19:44:55
商品详细信息 -

正版 包邮 折枝 古风大神级作家困倚危楼超人气经典小说《折枝》畅销青春文学 长篇小说 正版书籍

 

基本信息

书名:折枝   

作者:困倚危楼  

装帧:平装

出版日期:2016.7月

出版社:世界知识出版社 

书号:978750125234-3 

开本:32开 

印张:7.5         

页码:240p

 

编辑推荐

《折枝》在众多纯爱小说的读者心目中拥有不可撼动的江湖地位。曾列入票选年度最佳之一,持续高温纯爱经典

双封面精心制作x标题烫金设计,打造阅览高品质享受

同时该书也是古风大神级作者困倚危楼内地首次正式出版作品!网络知名画家雪代薰、日出的小太阳、糖蛋yuri等为其绘制彩色封面、插图和Q版

 

内容推荐

江湖门派掌门之子段凌在小时候被魔教劫走,在那里认识了陆家孪生兄弟修言和修文。在修言帮助下,段凌逃离魔教。多年后他带领名门正派围剿魔教,救出了陆修文,可却不见陆修言……与此同时,江湖传出魔教余孽在四处作案,杀害无辜。段凌似乎被卷入更深的谜团和陷阱中……故事悬念布局巧妙,环环相扣。里面的师兄弟情谊感人至深,值得一读

 

作者简介

困倚危楼:晋江文学城知名作者。擅长古风玄幻小说。文笔细腻,语言简练有力,各种人物在她笔下栩栩如生。故事富有张力,引人入胜

 

目录

壹 折花 ……009

贰 故人 ……028

叁 神医 ……047

肆 险境 ……069

伍 死别 ……089

陆 枯枝 ……111

柒 重逢 ……133

捌 殊途 ……154

玖 同归 ……173

拾 归隐 ……194

番外篇 前尘 ……206

      旧欢 ……219

      比武 ……231

在线试读部分章节

 

段凌不得不压下心中怒火,一路好生照料着,花了半个月之久,才回到青州别院。因陆修文身份特殊,便想先将他安置在这里。

陆修文也不客气,下了马车就问:“师弟住哪间屋子?”

“怎么?”

“你这主人住的,自然是最好的地方,如今师兄来了,可不该让给我么?”

一边说,一边往内院走去。

段凌差点被他气笑了。

不过是个阶下之囚,却想着要鸠占鹊巢了,天下间哪里有这样的道理?当下一把扯住他胳膊,冷笑道:“谁说要让你住屋里的?”

转头对管家道:“拉他去地牢里关着。”

管家呆了呆,说:“少爷,这别院并无地牢。”

陆修文“噗哧”一声笑出来。与陆修言一般无二的脸孔,只是一双眼睛格外乌黑,透着又是骄傲又是狡黠的神情。

段凌一口气憋在胸口,上不去也下不来,咬咬牙道:“那就让他睡柴房!”

陆修文平常伶牙俐齿,黑的也能说成白的,这时却没有作声,只望了段凌一眼,跟着管家走了。

段凌一夜好睡。

第二天清早,把管家叫了来问话。

“我昨日带回来的那个人呢?”

“今日未曾见过,可能还在柴房里睡着。”

段凌看看天色,见日头早已高升,心道他又不是捉陆修文回来当大少爷的,便去柴房寻他。一路走一路想,他虽不能酷刑折磨那人,却可叫他做些下人的活计,挫一挫他的锐气。

段凌推门而入,陆修文缩在角落里熟睡。

段凌走过去踢他一脚:“喂,起来。”

陆修文动也不动。

……

没过多久,管家就将大夫请了过来。姚大夫伸手搭住陆修文的手腕,捻了捻胡子,摇头晃脑一阵后,忽然“咦”的一声,自言自语道:“奇怪……这脉象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他胸口无端烦闷,问:“他到底生了什么病?”

“不过是外感风寒,老夫开一副药方,再好生将养几日,也就好了。只是……”

“怎么?”

“这位公子脉象奇特,筋脉尽断、肺腑皆毒,寻常人早已熬不住了,他能活到现在,实在是匪夷所思。恐怕是他体内剧毒相互冲撞,反而保住了他的性命。”

段凌已经知道陆修文一身武功尽废,却不料他还身中剧毒,忙问:“可有办法医治?”

“医治?”姚大夫眼睛一瞪,连连摇头,“这等脉象,如何还治得好?就算日日用人参吊命,最多……也只有半年可活了。”

半年?

段凌听得怔了怔,隔了好一会儿,才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说:“原来如此。”

姚大夫因心直口快,很是得罪了一些人,这时见段凌并不怪罪,倒是松了一口气,问:“可要给这位公子开药?”

段凌摆了摆手,说:“开罢。”

又对管家道:“人参等续命之物,也都备上一些,不必计较银钱。”

他从前对这人又恨又怕,如今知道他命不久矣,心中却另有一番滋味。他见陆修文睡梦中出了一身汗,便打湿了帕子,亲自给他拭了拭汗。

陆修文眉心微蹙,忽然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:“师弟……”

段凌的心猛地一跳。

接着却听他说:“师弟,替我将那小金蛇抓来……”

段凌气得差点吐血。

这人病得这样厉害,竟还想着在梦中支使他。

到得第二天傍晚,陆修文才醒转过来。他睁开双眼后,先是有些茫然,像是记不起自己身在何处,待看清楚段凌的面孔,才露出一点笑容,道:“师弟家真是财大气粗,连柴房也是这般宽敞。”

段凌知道他是嘲讽自己,黑着脸道:“这是我的屋子。”

“真的?”陆修文眼睛一亮,又细细打量一遍屋内摆设,颔首道,“不错不错,其他地方都好,就是门口那架屏风我不喜欢,明天叫人换了。”

又说:“纱帐的颜色也旧了,叫人换成碧色吧。”

语气十分自然,已把自己当作主人了。

“你别得寸进尺。”

“师弟这样小气,连一架屏风也舍不得换?”

“……”

段凌奇怪自己怎么会将屋子让出来?应该叫他去睡大街的。他盯着陆修文领口处露出的白皙颈子,知道只要用力一掐,就可令他断气。

冷静,冷静,一切为了修言。

段凌深深吸几口气,才压抑住澎湃杀心,起身道:“我去看看药煎得怎么样了。”

段凌等丫鬟煎好了药,趁热端回屋里,却见陆修文已经坐起身,披了件衣服靠在床头,正凝神望着窗外景色。

院子里栽有数棵桃树,因为并不精心打理,所以枝桠横蔓,有些疏疏落落。

陆修文看得出神,忽而道:“这样好的桃树,可惜看不到明年花开了。”

如今正是初秋,他只剩半年之命,自然活不到明年春天。

段凌拿药碗的手一抖,说:“你知道了?”

“昏睡时隐约听见你们说话。半年之期,同我自己预料得差不多,那大夫倒是不错,看来并非庸医。”

他语气淡淡,于生死一事,表现得分外平静。

段凌递药碗过去,见他一口气喝了,忍不住道:“我记得那魔头最是宠你,当你作衣钵传人。魔教之中,谁有那样大的本事,竟能废你武功?又是谁有那样的胆量,竟敢给你下毒?”

陆修文静了一瞬,随即微笑起来。他大病初愈,嗓音仍有些沙哑,低声说:“……是我自作自受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师弟想多了,有师父在,谁能害得了我?是我练功时急于求成,以致走火入魔、经脉逆行,一身武功尽废。”陆修文闭了闭眼睛,轻描淡写道,“如此而已。”

这等邪门武功,练起来自是极为凶险,稍不留神,就要走火入魔。

因此段凌并不怀疑陆修文所说的话,只是略微疑惑,不知他那一身毒又是从何而来。

之后陆修文以病中之人不宜随意搬动为由,理所当然地霸占了段凌的房间,连那屏风和纱帐,也按他的喜好换过了。

这期间,段凌倒是回了一趟家。只在家里住得三五日,便又回了别院。

管家见了他,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。

“怎么?出什么事了?”

“那位陆公子今日叫了裁缝来做衣裳。”

段凌的脚步顿了顿。他这才想起,陆修文离开魔教时身无长物,这段时日穿的都是他的旧衣衫。

“是该做几身衣服。他另有什么需要,也都照办就是。”

管家一脸苦相:“自从陆公子来了,府里的开销可大了许多。”

“无妨,反正他也住不了太久。”

一边说,一边朝内院走去。

他跟陆修文住同一个院子,隔得老远,就听见那人屋里传来说话声。

“春夏秋冬四季,每季各做八套衣裳,两件道袍,两件直裰,其他随意。里衣要用上好的松山布,其他布料我身上会起疹子。另外还有刺绣……”

段凌听得额角抽痛,总算明白银子是花去哪里了。他原本是想回房休息的,却不知不觉走到隔壁去,伸手推门而入。

结果只看一眼就愣住了。

陆修文斜倚在软榻上,手中拿一本书,仍是脸容苍白的样子。但他身后立了四个婢女。而他身前更有两个婢女伺候着,一个替他捶腿,另一个为他打扇。

这等天气还打扇?也不怕再病倒。

段凌没好气地哼了一声。

众人这才注意到他,几个婢女纷纷屈膝道:“少爷。”

陆修文则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,笑说:“师弟回来了?你来得正好,我叫了锦绣阁的人来量尺寸,你要不要也做几套衣裳?”

十分大方的样子。

段凌不知该不该多谢他的慷慨?

陆修文见他不说话,便叫那裁缝下去了,道:“师弟怎么不坐?”

说话间,已有婢女奉了茶上来。段凌见那茶叶颜色碧青,闻起来香气扑鼻,与平日所喝的大不相同,想必已换了更上等的。

他离开不过短短几天,怎么这别院里已是天翻地覆了?

“我记得前几日只派了两个丫鬟服侍你。”

“嗯,师弟这里毕竟只是别院,人手是有些不足,能像现在这样已是不易了。师弟不必自责,我将就一下也就是了。”

段凌正想拍案而起,好好教训他一番,却听一个婢女道:“公子,已到下午歇觉的时辰了。”

“那就替我铺床吧。”陆修文略带歉意地看段凌一眼,道,“师弟,我每日这个时候都要睡上一会儿,就不招呼你啦。”

他吩咐一下,众婢女齐声应是,立刻有条不紊地动了起来,有人铺床叠被,有人点安神香,还有人端了一小盅补品出来,说是公子每天要吃的血燕。

段凌在房里碍手碍脚,很快被人一阵风似的请了出去。听见房门“吱呀”一声在身后关上,段凌几乎呆住。

是他见识太少么?

天下间有哪个阶下囚,过得像陆修文这般惬意的?

相关商品
友情链接: